林涵在写文……

微博,林涵爱静修,此号更文

<期末加油>

一个很小的甜饼,够你们吃吧?



把周日过完,我又开始了上午复习,下午考试的两点一线。



不过这回呢,我有高人相助!


李子耀特意提出让我周一上午去图书馆复习,有他在,那期末简直就是芝麻大点的事情。


“小屁孩,你又迟到了。”李子耀用着并没有任何责怪的语气说道。

“啧,你才小屁孩,我马上就到啦。”


这可是第一次单独的见面,我不得打扮的漂亮点?真是,直男就是不懂女孩的心思。



30岁的大叔喜欢什么类型哒?当然是成熟稳重的,我把衣柜里紧紧一条不超过膝盖的裙子拿了出来。


那件衣服整体全是黑色的,就是那种洋装类型的,衣服设计的都是波浪形。我还特意的找我室友烫了个卷发,一大早上折腾了不少的时间。

“嘿,大叔我来啦!”


李子耀先是呆住,然后就把外套脱下来裹住了我“喂!你怎么能穿这种衣服呢!我不允许!你这走夜路很危险的知道嘛?”


我偷偷笑了笑说:“这不有您么。”

他直起腰,刮了下我的鼻子说道“就知道贫嘴,快点复习吧。”


果然,我们刚坐下不一会就有男生走来。

“美女,加个微信?”


“我这么大一人你是看不见还是感觉不到?”李子耀挥手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还以为您是她舅舅。”说完那人就飞快的跑走了,估计是怕挨了李子耀的毒打。


“噗嗤,你要是长得在年轻点就好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笑道。

“赶紧做你的题吧!”

<秦明,你什么时候来娶我?>

又双叒叕把老秦写死了的一天~

背景为战争时期,<大宝变医疗兵,老秦变一个英勇的战士🙆  老秦的人设崩了>


“谭主席,我一定可以的,您就让我试试吧!”

“李大宝同志,上战场打仗是男人的事儿,这个我决定不同意!”


大宝失落的低下头颅,忽然,她灵机一动说道“那医疗兵总可以吧!反正我就是想给国家尽一份力!死了也值!”


谭永明还头一次见小姑娘家家的嚷嚷着要上战场“唉,真是磨不过你,行吧,我答应你!不过啊,这战场上总归是有危险的,自己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大宝漏出了那阳光似的笑容“是!”


这都一个多月没发过战斗了,所有人都在想,这日本鬼子在折腾什么厉害的玩意儿呢?

“同志!他在训练的时候,把脚给扭伤了,你赶紧看一下吧!”

一个男人大喊大叫的走入了医疗站。

他叫秦明,是谭主席亲自带的好兵。

“现在还能动吗?”

“哎呦!疼疼疼疼疼!医生,真的太疼了!我快不行了!”


大宝摸了摸秦明的脚踝,发现并没有发现骨折或者肿胀,切,又是一个装瘸不想训练的人。


大宝给了旁边女生的一个眼神,然后那女生就走了过来对大宝说“诶,大宝,听说谭主席杀了一头猪准备炖了!”

“是……”

还没等大宝说完,秦明就扑腾的一下坐起来。

“哪呢?哪呢?”秦明问道。

女生无奈的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你这腿,好了?”

秦明打了个哑炮,然后用责怪的语气说道“你你你诈我!”

“承认自己装瘸了?我劝你还是安分点,别总是想着偷懒。”

“哼,要你管?”

“我没管。”

秦明活了31年,还没有一个人对他这么说话,尤其是个女孩子。

“你知道我是谁吗?秦明!”

“我知道啊,那又怎么了。”

“没人敢对我这么说话!”

“我对人都这么说。”


秦明转转脑子“你这是变着法骂我呢!”

“哎呀,不好意思让你看出来了。”

“你!”秦明恼羞成怒,耸着个肩膀说道“老子不走了!老子今晚就住这!”

“哼,你爱走不走。”


两个人慢慢的一起度过了两年的时间,每一次受伤,大宝都在后面为他包扎,这两年里有打闹,有欢笑,好像,都离不开了。


还记得有一次秦明开玩笑的说“今年你要是还没人要,那我就勉强娶了你吧!”

“切,谁稀罕!”

“喂,我可是认真的!”

“勉勉强强吧!”


表面上看起谁也不在乎,但心里,都是对方最重要的一个人。


“大宝,你上山采点药吧,都快要没有了。”

“好,我去去就回!”


可谁知,小鬼子早已在山头布下埋伏,就等着他们上钩。

“啊!”

只听大宝痛苦的叫了一声,随后在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诶,大宝呢?哪去了?”

“哦,她上山采药去了。”女孩说道。

秦明的脸色一下就变了“那特么是日本鬼子的埋伏地!”说完,秦明一下子冲出了门外,向山上跑去。


而那女孩就跑去找谭主席。


“大宝!大宝!小日本鬼子你特么给老子出来!把大宝放了!”

忽然,一个俘虏走到了秦明的身边“兄弟,别叫了,我保证,她肯定得死。”

“你特么给爷死!赶紧把李大宝放出来!”

“哼,好啊,拿你,换她。反正那个医疗兵也没什么用处。”

那人把秦明绑了起来,让他动弹不得。


这时,牢房外跑来一个瘦小的男人,向他汇报道“长官,可以放人了!”

那长官阴险一笑“真是浪费了这个美人,放她走吧。”


大宝扑腾扑腾身上的灰,气愤的走出门外。可她发现,他们在外面把秦明绑到一个十字架上面,好像是要对他动刑。

“喂!”大宝推开旁边的护卫在秦明的面前挡着“你们这些日本人的本事也不过如此!绑架一个女人,还换人质?卑鄙!无耻!”

“小娘、あなたは生きたくないですか?(臭丫头,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旁边的日本长官说道。

“什么玩应,找一个会说人话的出来!”

“憎らしい(可恶)”

“あの娘たちを開けてください!(把那个娘们给我拉开!)”

“はい(是!)”


大宝狠狠的抱住秦明的腰,死活都不走。

“喂,李大宝,我死就死了,你可得活着!赶紧给我走!”秦明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不!要死一起死。”

过了一会,大宝终于没有力气在挣扎,无奈的放开了手。可就在那一刻,鲜血从秦明的口中喷出,旁边的小兵把绳子解开,他瞬间就躺了下来。

“秦明……秦明!”

看着他被杀死,日本人和俘虏都回到了营地。

“秦明!你不能死啊!”大宝晃动着已失去力气的身子。

“丫头……记得,好好活下去,找一个……好男人嫁了,我这辈子……娶不了你了……”

大宝用手抹着秦明沾满血液的脸。

“不……我只嫁你,我谁都不嫁!秦明你给我站起来啊!”大宝带着哭腔说道。

“别哭了……大宝,我  爱  你……”


秦明的泪珠,流到了嘴角边。这就是命运,我们偏偏就在世界慌乱的时刻相爱。

我  爱  你……



<神一般的助攻>

好久没更新啦,最近期末了比较忙,今天就来一个小甜饼吧,还要感谢感谢那些神助攻

这一篇还有番外


因为工作原因,我爸不得不把他的QQ给了我,也许是忏悔。刚到学校门口就收到了他的问候。

「你,到学校了吗?」

我:「管你什么事啊!」那时火气还没消,就随便回了一句。

「毕竟是林队的女儿,怎么着我得问候一下。」

我:「呵,太谢谢您李大法医了」

「不用谢」


我没有回答他,过了一会儿,连续好几个电子文件在对话框中出现。

「这是昨天发生命案的所有资料,有空可以看一下,明天来局里一趟,熟悉熟悉环境」

我:「好吧,几点啊?」

「八点之前」


我把对话的内容一字不落的发到群里,但所有人都在说“林姐上啊!”之类的话,呵呵,才认识一天就在一起?我是那么开放的人吗?(打脸了)


昨天晚上终于见识到了社会的险恶,到现在还留有余悸,吓得我定了六点的闹铃。


果真,一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看到在工作的

李子耀。我没有走进去,只是透着玻璃门呆呆的看着这个帅气的脸庞,离远看,离近看,都是那么精致。

我狠狠摇摇头,到底在想什么啊?

“早上好李科长。”


李子耀没说话,只是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

“我,现在需要做些什么嘛?”

“一会我们准备复检,你可以吗?”

“当然。”

他还有一个法医助手,叫白子浩,是一个男生,不过今天他好像并没有来,所以只有我们两人来复检了。

一进解剖室,恶臭喂伴着冷气的味道狠狠地在三叉神经神经内刺下了一笔。

死者的面部糊着一些不明液体,但已经凝固了“李科长,这头上糊着的是什么东西啊?”

他皱皱眉,然后欲言又止:“……嗯……粪便。”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考虑这么久,原来是在想自己会不会接受不了,就把“屎”这个字儿给憋了回去,然后转化为极其有文化的“粪便”。

“经过冷藏后,尸体上的浅淡伤痕都暴露了出来,颈部有一些约束伤,但其他部位没有发现。”李子耀说道。

“一个人的面部为什么会有……粪便?虽然案件的性质是溺死,但怎么看都像是他杀,而且把种种情况结合起来看,死者很像是被别人掐住脖子,强行的灌入粪便。然后被凶手抛入河中,最后溺死。”我分析道。“灌入粪便后,死者还是清醒的,并没有昏迷,凶手是如何把他拉到抛到河里的呢?”

李子耀思考了几秒,随后说道“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凶手有交通工具,第二种就是,案发现场离河流很近。”

在警局的时间也是飞快,不一会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收拾收拾,去吃饭吧。”

“好。”


像他这种穿西装四件套的,也就只能去高档的西餐厅来吃吃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群里的姐妹们,瞬间所有人都炸开了锅,本来在一旁安静吃瓜的人也加入了这场乱斗。

「林姐林姐,啥时候让姐夫进群?」

「对啊,对啊,我还等着吃糖呢」

「人家长那么好看,林姐,你中奖了!」


我无奈的摇摇头,一个个的,还开始叫上林姐了。饭后,我没有打招呼,就把他拉进了群里。

“这是什么群?”

“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他们想和你聊聊。”

“我?”

「哇塞哇塞,姐夫来了!」

「欢迎欢迎!」

李子耀:「你们,是林涵的朋友?」

「对啊对啊」

「嗯呢,而且林姐经常和我们提起你!」

看到这些人的对话,我的脸不禁的红了起来。拿手捂住脸转向另一头。

李子耀:「是吗?提我干嘛?」

「我们都觉得,你特别像法秦里的秦明」

「简直就是秦明本明啊!」

我:「你们悠着点行吗?」

李子耀:「你又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他见我背对着他,就直接和我在QQ上聊。

我:「……」

「李科长,你觉得我们林姐怎么样啊?」

李子耀:「不错,挺聪明的」

「那你有没有……那种心思嘞?」

李子耀:「哪种?」

「就是……有没有,啧,心动的感觉?」

我简直是看不下去了,拿着手机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办公室。

李子耀:「你要说,还真有点」

我:「李子耀你#*疯了」

李子耀:「实话,实话」

「哦呦~」

「一见钟情吗???」

李子耀「差不多?」

「wc,这算表白吗?」

「李科长,都说出来了还不表白?」

李子耀:「好啊,你们等着吧」

李子耀:「@MKBK大宝宝 从厕所回来」

我:「知道了!」

当时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一见钟情?这不就是见色起意嘛!还不到48小时就……表白?

“喂,你,喜欢我?”我试探性的对他说道。

“难道我还能编瞎话?”

“可咱们才认识……”我边掰手指头边想“连24小时都不到!”

“一见钟情,见色起意。”说完之后,李子耀的脸离我越来越近“这个解释,能理解吗?”

他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

我推开他,然后拧着个脸转了过去。

“真不考虑一下吗?”

我想了想说:“我选男朋友的标准可是很高的,你要是能接受的了,我就答应你啊。”

“哼,看我表现呗。”


「淋漓cp的日常」第一章「初见」



我叫林涵,是一名大一的法医新生。


其实真正的法医学生的生活,没你想的那么轻松或者……残忍。


虽然需要接触尸体,但是按师兄和师姐们的话来说就是,“不用在太平间过夜”。在平常人的眼里,法医只不过是在尸体上动刀子的人罢了,可你说错了,一个法医的工作远远不止这些。


什么,现场勘察,DNA检验……还有就是,我们还会给活人做伤情鉴定,所以法医并不是只和尸体打交道的。


过了一场漫长的寒假,我们终于开学了,谁能料到,学校居然没有延长学期,两个月后我们又要期末考试了……


“喂小涵,是不是要考试了啊?”


“对啊,下周就开始了。”


“爸爸和你商量个事,你看,大一过去了,我想让你先体验一下做法医的感受。”


我爸叫林麟,是欣昌市公安局的刑警大队长。


“我倒是想啊,我哪有那本事。”


“忘了你爸我是谁了?”


“诶,对啊,那你给我申请一下名额吧!”


“不用了,已经说好了,下周六就过来。”


当时我的心忽起忽落,我终于可以体验法医的生活了。但是……以我现在知识的水平……算了,就当是去学习的。


“叮铃”


「小涵,今天我安排了个饭局,让你们好好熟悉熟悉」


「啊?哦,好吧」


「现在是六点四十,我给你三十分钟,赶紧过来,别磨蹭」


接着他给标了一个地址,我爸就是这样,性子急,心里容不得一丝的墨迹,除了……我妈,其他人谁都不好使。


我也没有细打扮,穿了个外套抹抹脸就出了校门,实在是太巧了,太巧了,马上迟到了还堵了车。怎么挣扎也没用啊,最后还是迟到了。

“怎么才来啊,李子耀在里面呢,我先招呼一下客人。”

“好。”


作为以为轻微的社交恐惧症患者,网络世界总会变成我们的天堂。

因为兴趣一致,我加入了一个群聊,到今天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涵涵,你真的要去实习啦?」

我:「对啊,今天就要见我的上司和同志们了!好紧张」

「放轻松」

「如果可以遇到明宝的爱情那就完美了!」

我:「哪有这个运气啊?」

「万一呢」

「我先来查一下户口,你上司的基本信息说一下」

我:「男,30岁,单身」

「呦~」

「虽然年龄大了点,但是有颜值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呀!」

我:「我是去学习的,又不是去谈恋爱的」

「哎呀,别那么苛刻嘛」

我:「好了不说了,走了」


一进门,就看到了一位穿着西装还特别高冷的男人,我的天哪,这是30岁的容貌?长得也太帅了吧!

“为什么迟到?”他问道。

我愣了一下说“哦,刚刚外面堵车。”

“这不是你迟到的理由。”

“这怎么就不是理由了?”我吼道。

李子耀歪嘴笑了笑“法医这条路不是谁都能走的,走之前先看看自己的实力够不够。”

“你有什么资格评价别人的实力?”

“就凭我在你的做事态度里看到你并没有这个实力。”

此时的我被怼的鸦雀无声,只是在那里大喘,用眼睛瞪着他。

“诶,子耀小涵怎么了,都快坐啊。”


“爸,我学校还有自习,先走了。”

说完,我就拿起挎包向门口走去。


《犯罪.终结者》

好似明宝的一个故事

你知道在现实中看到电视剧里的内容吗?

一眼万年

网络小说《犯罪.终结者》

值得拥有

<又不是,嫁给你>

这是一把非常久违的刀子,巴适得很

(友情提示,千万要看看分割线以上的东西如果不看,那么你都不知道我写的是什么意思但你如果看了就会觉得我写的剧情有一些过于急躁🌚ps:来自抖音的一个脑洞)


谁想到那次走后,我们都等了三年。


其实大宝被绑架这件事,她的父母并不知道,出院后一周,那个烦人的相亲又来到了她的眼前。

不过相亲前,还得复个查……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以下为正文     



“PTSD创伤后应急障碍,是因为警觉性增高症状,可能是因为上次的事件导致的。”


「大宝,你怎么这么不集中啊?」

「最近怎么了?脾气这么大?」

「大宝,你怎么,哭了?被人欺负了吗?」

(警觉性增高症状主要表现为过度警觉、惊跳反应增强,可伴有注意不集中、激惹性增高及焦虑情绪。)



再也不是,以前的李大宝了……以前的你,活泼,开朗,性格好。可现在,暴躁,难过,能力变差,你,还剩什么啊?


晚上,大宝拼命地讨好她面前的相亲男,让他喜欢上自己,因为这样,大宝就什么都不用去面对了。老老实实的跟那人回老家,把工作辞掉,联系方式换掉。

就这么,消失了三年。


其实谁也不知道,秦明的无所谓只是在每一个黑夜找那个一声招呼不打就走的女人。秦明的无所谓只是在那个聊天框中的所有红色感叹号。无所谓,秦明一次次打上了那个不用了的电话号码,无所谓,秦明等了李大宝整整三年。


“喂。”

“大宝?”

就算离开的时间再久,她的声音,秦明还是一下子就能分辨出来。

“我回来了,见一面吧,老地方。”

“……好”他的声音中,些许带着一丝犹豫和颤抖。

毕竟……


“秦明,这是我的,未婚夫叫,荀政。”(不许笑!!!

他愣了一下,然后强挤出一个微笑“你好。”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没听你说过呢。”秦明问道。

“三年前。”

呵呵,原来不辞而别,就是因为他啊。

“大宝,我先去趟卫生间。”荀政说道。

“好。”



“请问二位需要点点什么吗?”

“一杯咖啡,蔬菜沙拉。”

“大胃王套餐,一杯大可乐。”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并没有太尴尬,只是笑了笑。

“瘦了,他不会不给你吃饭吧?”秦明认真的说道。

“呵,我不一直这样吗……”

“嗯,有件事跟你说一下。”


“什么?”

“我要,过段时间结婚啦。”

“嗯……”

“那你,来嘛?”

“不了吧,谭局把我调到北京去,下周就走了,不过红包一定到!”

大宝笑了笑“没事没事,人不到可以,我只要红包。”她开玩笑到道。


两人都沉默了。

“您点的餐。”


“好,谢谢。”


“大宝,如果……”

“什么?”大宝用期待的目光盯着秦明。

“如果可以的话,少吃点高热量的东西吧。”

“去死。”

“不是对你说过吗,你必须要……跑步两小时……”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大宝边插嘴边苦笑道。

“你不怕婚纱穿不进去啊?”

“操那么多没用的心,又不是嫁给你。”


对,不是嫁给他,但你脸上的泪水,可不可以擦一擦啊?



请清除肖战tag

发这篇文章并没有什么恶意,我也不是什么肖战的黑粉,只是肖战的所有文章和tag都已经打扰到了老福特和我们这些不是肖战粉丝的用户们,可以这么说,是因为你们的行为导致了老福特系统崩坏,所以请你们收手可以吗?微博不够你们撒野就上老福特来撒吗?也请老福特选择屏蔽关于肖战和王一博的所有文章,谢谢,换我们一个安宁。

「另一个我们」第二章<冲啊!>

一眼万年


在后排坐着的秦明白了一眼“真是造孽。”

所以,从这一刻起,你们两个人的孽缘,就此开始啦。命运是那么的慵懒,注定的两个人,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


这个学校大宝也不太了解,所以只能在校外的小卖铺买一个冰冰凉凉的雪糕了。酷热的夏天怎么能少了吃雪糕解暑呢。

她坐在大树旁的长椅上,吹着风,吃着五毛钱两根的牛奶棒。小孩嘛,也不用太在意形象吧。大宝心想。

不知是谁,递给了大宝一张纸巾,大宝想都没想就接了过来,随口说了声谢谢。

嗯?谁啊?


“怎么是你?”

“怎么,这条路你家的啊?”秦明道。

“你你你,跟踪我!”大宝蹲在长椅上指着他磕磕巴巴的说。


秦明把身上的书包摘下来,坐在大宝旁边“我没事跟踪你干嘛,只是回家的路在这。”

“你,不是住校生吗?”

“住校生,就就不能回家了?谁规定的。”

大宝坐了下来,继续吃着那美味的雪糕。


不过旁边总是一阵一阵的叹气声,大宝看了看正愁的秦明。

“喂!你的呼吸声打扰到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喜不喜欢这个秦明式怼人)


秦明挠了挠头“如果你很喜欢一个专业,但是你的亲人不让怎么办?”

“嗯……如果你非常喜欢的话,那就去使劲的争取啊,别在意什么别人的眼光。”

他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是不是想做法医,但你的亲人很反感?”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会读心术啊!”

这句话把两人都弄笑了。


“如果你是真喜欢一个职业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那就要去把它占为己有,你管别人让不让?你就说,我这一生只能做法医,谁也阻止不了我!看他们还能说什么。”


大宝站了起来“好了,别烦了。”接着,她把剩下的一根雪糕递给秦明“没有什么是一根雪糕解决不了的,我走啦,加油!”


秦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离他而去的那个女孩子的背影傻笑,原来,心动是这个样子啊?他的脸变的灼热,不知是天气,还是心里的某个人在捣蛋。



“卧槽!”

因为一中比较大,走到这还能看到校园的影子,铁丝网里面是一个室外篮球场,大宝就无辜的被飞来的球砸到脑袋。

“谁啊!没长眼睛吗?没看到这有人啊!”


“对不起,对不起,同学你没事吧?”

“林涛?”


“你是?”林涛犹豫了一会“哦哦,今天新转来的李大宝是吧?”

“昂,你,你打球的时候注意一点好吗,幸亏我头铁啊。”

“哈哈,知道了,你要是没啥事我就去打球了啊。”

“嗯,拜拜。”


今天怎么了,我不会水逆了吧?点有些背啊。

「另一个我们」第一章<好好修理你>

甜甜的欢喜冤家,校园恋爱即将来袭☺ 

 

  因为好奇,趁着假期大宝问了好多关于秦明儿时的事情。原来他在没上大学之前还是个……那样的男生。

  就是,愿意打篮球,爱闯祸,遇到喜欢的女生就总是欺负她的男孩。

  “后来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可能,是因为法医学业特别的沉重和压抑,没有时间去开那些玩笑什么的,所以就……”

  可是我为什么没感到压抑啊?

  “很晚了,睡觉吧。”秦明摸了摸大宝的头发说道。

  “好。”

  感觉,只过了几分钟,大宝就被一阵闹铃的声音给吵醒了。她刚想关上,闹铃就“自知之明”的停下了响声。

  “老秦,今天我想吃煎饼,两个蛋。”

  可过了半天,没有一句回应。大宝张开双眼,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在自己家里,而是在……一个非常,非常熟悉的房间内。

  她走到日历旁,扶扶眼镜皱着眉看着“2007年7月4号。”

  嗯?2007年?这房间,好熟悉,不就是小时候住的地方吗。大宝冲出房间,看着很熟悉的一切,餐桌上,放着07年的日报,衣架上还挂着那身最熟悉的校服。

  “诶,大宝醒啦?今天是你转学的第一天,多交几个朋友啊。”

  “妈?”

  怎么聊着秦明小时候的事,我自己就穿越了啊?等等,我高中也没有转学这一说啊。

  “我,我转到哪个学校了啊?”

  “傻孩子,记性这么差呢,咱们龙番市第一中学啊,我找人托关系你才能进这个学校呢。”

  大宝点点头,来都来了,那我就好好享受一下这种时光“妈,那我上学去啦。”

  “去吧,好好学习啊。”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位科学家能够证明有穿越这一说,如果这不是穿越的话,那就是一场梦了,不过,什么梦能这么真实啊?

  “啊!”

  大宝想的太入迷,一不小心撞到了人。

 “同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抬头一看,what?这不是秦明吗?

  “这位同学,你把我的mp3给弄坏了。”

  “对,对不起……”

  “根据《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规定,故意毁坏他人财物罪,请您赔偿。”

  大宝睁大眼睛,哼,个小屁孩还和我玩法律,看姐姐不把你ko“呵呵,这位同学,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是指是指故意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我这应该不算是故意的吧?而且像这种mp3,还没有达到犯罪的金额好不好?”

  秦明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女孩“还敢反驳?”

  不知什么时候,旁边都围了好一群人,不为别的,就因为秦明是学校的校草,并且也没有几个人敢去招惹他。

  “反驳你怎么了?这是事实!”等我结束这个梦,非得打死秦明。

  “就你懂是吧?我问你,《刑法》第九十七条,写的是什么,内容是什么?”

  大宝撇嘴一笑,简直就是小儿科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七条为首要分子的范围,本法所称首要分子,是指在犯罪集团或者聚众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

  

  秦明惊讶的看着她“你……哼,算了。”

  哈哈,秦明,你还是栽在我手里了,愿赌服输吧!

  “大家安静一下,咱们高一三班转来了一位学生,大家掌声欢迎!”

  这该死的孽缘,怎么又是你!

<叫醒服务?>

一个某音的梗,大宝又双叒叕来作si了👍

(ps:不作si你们能吃糖吗?)


秦明和大宝同居后总是起的很晚(没错,这是个隐藏车)总是要大宝亲自叫醒他,仿佛生物钟已经关闭了一样。


有一天,大宝在某宝上刷到了一个叫醒服务,当然,这不是给秦明买的,而是……

叫你不起床,看我不好好整你一下!叫醒人是个男的,这必须是大宝特意安排的呀!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就等老秦上钩。


早上五点,大宝就接到了叫醒服务的电话,还特意开了免提。

“快点起床了哦,再不起来太阳都落山了。”哦呦,这男的的声音还挺好听。

“嗯……不想起。”


秦明听到说话声后,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不行!再不起床上班就迟到了!快起来好不好听话。”

听到这秦明就彻底急了,马上精神了起来,抢过大宝的电话。

“我不管你是谁,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她是个有男朋友的人,请你离她远一点!”说完,秦明就狠狠的挂掉了电话。


“李大宝,你长本事了?”


完了完了,看来是真生气了。

“不是,你听我解释,这,这……是我在淘宝上买的叫醒服务!”大宝边说边往后退。

“叫醒服务?你怎么不叫一个陪睡的!”

大宝撅了噘嘴,然后小声的说“这不有么。”

“你!”


“哎呀,我给你看订单,订单。”大宝慌忙的拿出手机给秦明看。

可秦明却一直生气的盯着她看根本不管订单的事情。

“哎呀,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要是再有一次,我让你下不来床。”

(这个小车你们满意么🤐)

@是焦焦的糖吖 @余生长醉 @糖小果ゾ @安安~ 

@xsssfelicity @焦糖桃子 @紫昭儿 @不愿 

@逐风-凌云志 @焦糖味的若然 @☁️yu @芋泥奶茶не波波 召唤集美